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2016-05-25 上海电影艺术学院sfaa传媒中心 杨绛先生“回家了。”但愿在那边,团聚快乐。

臧克家在《有的人》一诗中说:“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符合这句话后半句的伟人数不胜数,但要问起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谁,那一定是在今晨逝世的杨绛'先生'。杨绛(jiàng)‘先生’,1911年7月17日生于北京,本名杨季康,江苏无锡人,中国著名女作家、文学翻译家和外国文学研究家、钱锺书夫人。

也许有人会感到奇怪,她身为女性,为何却被称为先生?的确,先生应该是对男性的称呼。然而若用在女性的身上,却不是随意的一个女性就可以享受到。在我国近代,只有那些教师、女学者或者德高望重且具有社会影响力和感召力的女性才有资格被尊称。因而,杨绛被尊称为先生,可想而知,世人对她的尊重。

有人说,人生虽然匆匆,但一定要静下心来读一读杨绛。我非常认可这一说法。男孩读杨绛,能明白什么是坚毅,什么是阳刚;女孩读杨绛,能知道外貌并不能代表一切,优雅从容有内涵才是王道。而成人读杨绛,能明白真正的人生该是什么样。

她——如兰花一般清淡、高雅 杨绛先生虽出身名门,但她却淡泊名利。

曾说:“惟有身处卑微的人,最有机缘看到世态人情的真相。一个人不想攀高就不怕下跌,也不用倾轧排挤,可以保其天真,成其自然,潜心一志完成自己能做的事。也曾霸气侧漏的说:“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简朴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她——和钱钟书童话般的爱情

有一种相逢,它的名字叫:初见。清朝少有好诗词,人们却记住了一个名字:纳兰容若。纳兰有词云,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是啊,茫茫人海,与君相遇,花开刹那,山河顿转,那是多么无法言喻的感觉。是的,初见是那么的美好。杨绛与钱钟书的初见,亦是如此,美好而静谧。他们的初见,造就了一段世间难得的美满姻缘。1932年,22岁的杨绛在清华园偶然碰见了钱钟书,从此出双入对,珠联璧合。

许多年后,钱钟书回忆初见情景时曾作一首七绝赠杨绛:缬眼容光忆见初,蔷薇新瓣浸醍醐;不知靧洗儿时面,曾取红花和雪无?大意是说,初见杨绛时,钱钟书眼前一亮,如醍醐灌顶,暗自揣测,不知她小时候是不是用红花和雪来洗面,这样的娇柔白嫩。

而当杨绛读到英国传记作家概括最理想的婚姻:“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把它念给钱钟书听,钱钟书当即回道,“我和他一样。”杨绛答,“我也一样。”这段话令人艳羡、动容。他们的爱情被看做是天作之合,成就彼此,像童话一般完美。

她——像一滴水融化在海中

她是中国杰出的作家、翻译家、小说家、剧作家,是世纪老人,更是百年罕见的奇女子——杨绛先生,于2016年5月25日凌晨与世长辞,享年105岁。少年时的她贪玩,青年时的她迷恋爱情,壮年的她汲汲于成名成家,暮年的她淡泊澄明,进入化境,如同初生婴儿一般,唯留一颗赤子之心。其实,任何对她的嘉誉和赞美,甚至都可称为一种 “冒犯”,因为她不需要,也不看重,她本来就是这样,一直深秀蔚然,不为外界风俗所动,又哪里需要我们不知深浅的赞美?她应该走得很安祥,她无愧于亲人和这个世界,最终,她像一滴水融化于大海中,消失不见。